酸梅貘

保育類動物。
瀕臨絕種。

←小清新(喂)
主食
→葉藍,不拆。
→周江
→莫橙、傘橙

副食品
→周韓
→all韓
→all皓

節操這種東西,基本除了葉藍不拆,是沒有的。


======


拒絕一切拆cp安利,感謝。

======

ASK: https://ask.fm/slightmoon

王包段子(一)

※記錄一下自己的腦洞

※這種跳痛的感覺真是太愉悅




0.

沒有起頭。

不、也許有?

王杰希——男,25歲,喜歡吃的食物和不喜歡的一樣多——深深感受到世事跟自己的雙眼一樣無常。

因為對面比自己高半個頭的人揮舞從他手裡搶過去的菜單企圖當板磚使。


1.

「你有什麼企圖?」

「沒有什麼企圖。」

「刺探敵情?小兵立大功?啊、我知道了——」

王先生心頭一跳,這個戲裡戲外都透著流氓範兒的人瞪大了眼,彷彿有旁白在替他配音「然而他已經看穿了一切——」

如果必然是要迎頭撞上,那他或許能夠來個出其不意?好比說,我老家的掃帚斷了。

「你是來吃飯的!」

不如還是撞牆好了。


2.

「你肯定是魔羯座的。」

「何以見得?」

颯爽的一撇頭,包先生演繹出隔n代遠的親戚家那個在陰間生龍活虎的包大人風範,後腦勺紮著的太陽尾巴在空氣中甩出炫到不行的弧度。

他說,「聽包子哥一句,瞧你樣兒,就是悶騷。」

悶騷男閉嘴了。


4.

「事實上,我是巨蟹。」

「喔!巨蟹嘛!」

包先生自詡火眼金睛,外向程度那也是天下一絕的,只見他哥倆好的大臂一揮,半掛在他新結交的哥兒們肩上。

「我跟你說哈,我最瞭巨蟹了。」

「......願聞其詳。」

「想知道啊?」

包先生目光炯炯,裡面充斥的光芒叫做快來快來約我嗎?

王先生正準備點頭,包先生便霸氣的說了。

「因為我水瓶座的。」


5.

「你能說明一下這其中的關連性?」

包先生手裡捧著一大碗麵線,單子別在王先生的帳上。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包先生一向最聽長輩的話,所有長輩諄諄的教誨都在他腦袋裡揉雜成一本六法全書,或者是經典甚麼的存在。

而目前第一頁是現任老大的金玉良言。

挾住滑溜的麵線往嘴裏扒,他嘴裡含糊不清:「嗯,唏囌-------你猜?」


6.

在王先生準備將單子別回他胸口的當兒,包先生想起第二句帳能讓別人來就別搶著做的金玉良言,迅速的放下碗筷,鄭重而端正的坐直了。

「我跟你說啊巨蟹座的。」

「說吧。」

「老大說的都是對的。」

單子被塞回了包先生的右胸口袋裡。


7.

「水瓶座你知道吧,我們喜歡冒險,刺激,享受人生!」

「的確相當奔放,場上的戰略也是。」

「巨蟹座吧,不好說。戀家,特別戀家,把回家當成把妹子。」

「關於這點我想你可以將他解釋成顧家。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有原因嗎。」

「我曾經有個小弟,」包先生目光悠遠,嚴肅凝重。「他是個好孩子。」

「嗯。」王先生應和。

包先生繼續扒拉起了麵,招招手讓服務生又端來一盤麻辣小龍蝦。

一分鐘過去了。

王先生筷子順走小龍蝦,慢條斯理的弄起來。

兩分鐘過去了。

包先生又點了一盤燙青菜。

三分鐘過去了。

王先生放下筷子,看著包先生吃得汁水橫流。

四分鐘過去了。

「所以你那個小弟怎麼樣了?」

「啊?」包先生一臉茫然,附贈滿臉滿爪子的狼藉,王先生忍不住用濕紙巾給他糊了過去,不怎麼溫柔的。

「你的好孩子小弟。」

「哦,娶了老婆回鄉過節了,前陣子還給我發了滿月餅!」

「然後呢?」

「麥芽餡的,特好吃。」

「...然後呢?」

「你還要什麼然後?唉,你真的不是魔羯座麼?」

王先生卒。


8.

「我們可以來討論一下利益分配問題了。」王先生說。

「好吧!你想怎麼分?」包先生擦了擦油呼呼的爪子,特興奮的掄起袖子摩拳擦掌。

「...不用打架。」

「喔。」那眼神分明寫了失望。

王先生不為所動,不變應萬變,天地至理。

「首先,你喝了一碗麵湯,三分之二盤的小龍蝦,我的半盤炒飯,以及燙青菜燒魚巴拉巴拉巴拉...」

「停、停!你簡潔點啊?」包先生不以為然,他已經忘記吃了些啥了,這人叨叨絮絮害他差點以為老媽子穿越地域限制重生在他眼前了。

「好吧,」王先生也累了,這頓午飯越吃口越乾。

他決定採取行動。

於是他將大多數的碗盤朝包先生推,最後拎了一小空碗一小空碟放在自己面前。

「這個,我的;那些,你的。」


9.

「你要請客?」

「我為什麼要請客?」

包先生指了指推到自己眼前的碗盤。

「不然你給我這麼多碗做什麼的?」

「AA制。」

「為什麼我得和你AA?」包先生不服了。

「為什麼不?」素來以縝密冷靜著稱的王先生也有些惱了。

「AA是男人和女人的事,咱是哥兒們!」

「所以?」

「我請客!」

豪氣干雲地把帳單都納入手中招來服務生,在王先生微微瞪大的不對稱目光裡包先生得意洋洋地掏了掏口袋,後一秒特認真看著王先生。

「巨蟹座的,我們有災難了。」包先生頂著正午正忙著的服務生灼灼目光,大喇喇地道。

「什麼樣的災難?」王先生適應良好,回侃。

「手機和錢包離家出走了,我下去刷個碗你等不?」

王先生面無表情地掏出包把錢付了。


10.

「對了,我還沒問你怎麼來這吃飯的?果然來挖祕密的吧?我告訴你啊巨蟹座,我口風緊著呢!」

巨蟹座指了指兩里路外的酒店,「吃中餐,明天我們打比賽。」

「哈!」包先生臉湊上來,湊得很近,近得王先生能聞到那股酒足飯飽後人體會散出的辛辣氣味,年輕小伙的帥氣臉龐帶點與脫線行徑完全一致的強烈朝氣。

王先生有些窒息。因為鼻尖前端過濃的氣息,或者是側面來說能稱「貼緊」的交流體態。

「我記得你!」

水瓶座歡快地亂叫,忽略巨蟹座瘋狂得要爆炸的心跳。


11.

「這頓飯就暫且讓你請了,比完讓我帶著小弟還有老大請你一頓,安慰安慰你!」

「你已經先肯定我會輸了?」

包先生聳肩,「沒有這回事兒!」

「那怎不說是我安慰你?」

「因為有老大!」

王先生默了。

他思考著無論結果,是該在場上緊迫盯人呢,還是等著場後噱人一頓飯呢。

抽著菸的老大在電腦桌前狠狠打了個噴嚏。抽抽鼻子,隨手給對面發來的葉神你沒事吧順了句還行。


评论(8)
热度(15)

© 酸梅貘 | Powered by LOFTER